宗教知識(文章)

《宗教領導難知己過──罪道人的故事》(一切宗教徒應看)   梁公隼   2014

香江道教也有不少志士高人,各司其任,只是如 呂祖師降示云「行外人管行內人」太多,濁比清多,如水泥塞於清河,不經一番沖刷,不成景象,故由教育及因果報應入手,道教才有出路。由一而知五。

不少老一代以關係入道而治宮觀者,一生用宮觀十方之財吃喝玩樂(自以為:酒席開會、旅外交流...)實已作下無量罪障。

一天,一道堂之高層逝世四十九天後,其魂魄先來地府,接受審判,定升降,來到了鬼門關,遍地死灰,到處冷風。

鬼卒說:「師兄,我每年清明、盂蘭,也有來貴地受供!」
罪道人:「太好了!我管理了宮觀這麼多年,是否功德無量,可升天朝 太上道祖呢?!關照過鬼兄,請立即帶我去升天那扇門吧。」
鬼卒說:「你們的經生不守戒,經中之理又不通,法事做不好,我食不飽、聽不明。」
罪道人:「那不關我事啦!我只管行政的。」
鬼卒:「關呀,地府是沿古制,天理不會因時代變的。地府規矩是,先照照業鏡,鏡中照出無大罪,唯善的,才可做人或升天呀。」
罪道人:「照吧!」
鬼卒:「慘了!鏡中所示:全是黑色,業障深重呀!」
罪道人:「有無搞錯!我做gum多善事!無功也有勞啦!」
鬼卒:「我話唔到事,麻煩去另一邊^^。」
判官(打開了功過簿):「地府陰司,悉知過去,豈容掩藏,今宣汝罪:
耗十方財,飲食酒肉,大罪;
排斥異見,妒嫉賢能,大罪;
導迷術數,不宣因果,大罪;
高傲自是,輕鄙同門,大罪;
醉迷政榮,貪圖名譽,大罪;
旅外交流,玩樂為實,大罪;
不律經懺,忘神棄祖,大罪
宣煽邪宗,領大眾心,大罪……」
罪道人:「夠啦!夠啦!我做了這麼多年!究竟有咩善功!」
判官:「有!就是四十九日前死了,退出道觀,有退讓之功。」
罪道人:「這樣,我可否再做人?」
判官:「當然可以。不過,先去油鑊炸一炸,心靈便永記悔過了。」
鬼卒:「對呀!我生前是做廚師的,食物過一過油,便爽脆好多了。包你爽!快!」(叉去地獄)

去到了地獄門前,只見人山人海,鬼哭神號,陰風懾骨,每鬼垂頭喪氣,細看之下,排最前的,竟全是:和尚、上師、道士、牧師、神父、修女、尼姑、術數名師、傳媒大亨、新聞記者、各類教師,之後是面上刺上殺、盜、淫、妄之徒。
罪道人問鬼卒:「有無搞錯!為何正義的人死後排最前落地獄!無天理!」
鬼卒:「你無聽過『地獄門前僧道多』嗎?僧道是比喻,即一切宗教及教育人物!」
罪道人:「早知如此,我便不入道了!」
鬼卒:「哈哈!入道本是好,但你把道做得不好,把道理屈了,又自以為很好,又不問人好不好。日積月累,果招斯報!」
罪道人:「喂!我有助手、同門、智囊,難道也不好?」
鬼卒:「他們尚有福未享盡,盡了,參合計數。我死前作何業知否?」
罪道人:「你剛才說做廚師。」
鬼卒:「我生前,在廚房門外養了一條狗,狗對我很恭維有禮,但我不在時,對入廚房者又吠又咬、又偷食,霸了廚房,令送食物及想親近我學廚藝的人望而卻步。你那些助手、同門,不又是如此嗎?」
罪道人:「怪不得道教無人材。」
鬼卒:「不是無人材,是不肯訓練人材。你認為人材是誰呢?」
罪道人:「我自己!」
鬼卒:「你知道騙人最高境界是甚麼嗎?」
罪道人:「騙所有人!」
鬼卒:「錯。」
罪道人:「哪騙誰?」
鬼卒:「你已答了。」

在醫院男病房的一角,某君剛中夜睡醒,原來只是做了一埸夢。
朦朧的眼底,看見床頭的 呂祖卡,仍安然的端放著;口袋中的北斗符,只是給冷汗沾濕了一點。電子記事簿,仍密密麻麻的紀錄了各項俗務。只是,不知何時,沾了一腳板灰塵,又黑又髒。

 

 

最新消息

 

問事改為 電郵預約(info@iching.hk),不須致電登記。只需在電郵題目寫「問事登記」,然後內文寫 姓名及電話 便可。月尾如卜到勝杯,便會致電通知。記得電話是31字頭。

 

 


六月份活動如下:

6月6日 14:00 《觀音-大悲懺》(不公開)

6月6日 16:00 - 17:00 派發聖水

6月20日 14:00 《易元課誦》(文昌大洞經及懺悔文)(不公開)

6月20日 16:00 - 17:00 派發聖水

6月27日 17:00 《威斗懺》(禮斗) - (不公開)

6月27日 19:00 - 20:00 派發聖水

文化講座 (暫停)

 

供請2021(辛丑)年聖燈及全年禮斗(已滿)

餘下 全年供花/供香/隨緣樂助/其他 等項目

 

 

詳情請留意 本觀活動時間表

***如活動前2小時八號風球或黑雨,則該項活動取消***

 

 

 

梁公隼講道:《道教如何修行》

大悲懺 - 懺悔文

其他連結

facebook.jpg

這裡即可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