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知識(文章)

《看風水不如作善》整合多年勸人勿迷風水文章   梁公隼   2020
初步明白《易經》後,就要深學易理,輕視占卜,甚至放棄術數,以明理識道為本。我本身就是教書的,只是兼作宗教,我從來無賺過人風水術數錢,所有預測全部是遊戲一場,只為讓人知道天地間有命運、有因果報應、《易》理是永恆的法則,《易》理是與釋道合,一切與此法理則相違,就不是正法。《易》理與釋道,只長在中國,所以,真是「中土難生」,生了,「正法難聞」。邪教扭曲古聖賢少少,便解釋不了。
〔風水堪輿實際有多大效用?〕
科學家發現,地球的地磁軸心,每五百年一變,故南北緯度會稍改。這些,古代的天文官與道士一早測知,故中國曆法也必五百年一修,如唐代一行改麟德曆為大衍曆,至元代郭守敬再修一次(當時世上最先進之曆法)、清代傳教士又修一次,而至近代,已無曆法高手能將地脈對應天象,故古之奇門、太乙、六壬、混鴿、斗數諸課須用曆法的,算果俱有些微偏差,而肯定不及古代。名如蔡氏一家,也沿用大清之時憲歷;天地在變,而曆未變,故一切課術之未來,將會更不準,也是中國術數之悲哀。所以坊間,才不斷出現術數師養鬼仔、拜狐仙、學神功來增其效驗,原因是術數本身已漸不驗,才須借不正鬼神來增靈感。(這些人晚年及下世也要付出沉重代價)
地磁軸心改移,是科學可測,但地氣龍脈遊移,科學測不了。 古代道士,居名山大川,必有特異功能,知地氣,方構廬而居。舉一例,葛洪煉丹之處,本是嶺南地經寅午之口,歷一千六百多年,必有遊移。有一年,旅行過此地,感覺某步外一樹之下,有一圓口,有氣由人湧泉穴直衝上頭頂泥丸,退一步與進一步均無此感覺,細看之下,此隱形氣口之上的一榦樹椏,全長滿靈芝,靈芝均不出此氣口範圍。此正是龍脈遊移與地氣之力量,但我要很近才察覺,古人隔絕千里,怎生知曉羅浮山有地氣?故不能不嗟嘆古人之能力與智慧,均非同小可。
《太上感應篇》云「吉慶避之」,吉、慶即好事,吉慶會避誰?便是避無福、作惡的人。
用「環境科學」形容風水的,源自大陸,因國內尚不可正式用睇風水為名作業(雖很多),但如把風水當「環境科學」,那就太低能了。因科學是物理、物質、三維空間的,而真正之風水牽涉地氣、龍脈、刑煞、天運、九氣等,全非科學可分析,尤其「地氣龍脈」, 必要有特異功能才可感測到 (古代郭樸、楊筠松是道士,有修煉之特異功能,不是任何人也做風水師的),故手執一世羅經(盤)也掌握不到氣脈的強弱與方源,故一般術士所用之「九宮飛星」乃至低能之方法之一(九宮等如用一般感冒藥,治不好沙士;市面的書均是),高些是「八宅」與「玄空」;說白些,不是不效,而是不準,對應不到天地之氣脈所挪動處。尤其新派建築師, 以為學了少許「環境科學」便加自滿,殊不知執不中天地之氣脈所動而亂放「風水陣」與亂起樓向,會有反效果;如為陰宅墓塋,不準則等若「用天地之氣害人子孫後代」,因果報應怎會不大?另 呂祖也乩示,如人品不好,天地之氣因不合其骨,也會「地轉砂移」。
「地轉砂移迴惡骨,天欽風送佑賢人」
無德據優境,堪輿變堪虞。
慧明修福善,更勝墓含珠。
故淨空法師確有理:「看風水,花那個錢很冤枉。」按呂祖乩示和淨空法師之旨,是修德作善,自能變化環境,是環境之能量來遷就你,何其持久,「境由心轉」,那就不涉犯業與破人因果了。故小甜甜如把那20億去做善事,尤其教學,而不是去挖洞,便不會死得這麼早了。愚之故也,不明因果故也。
凡真正學道向佛之人,切莫搞風水術數,因忘了因果報應、修德積善、智慧才是學佛修道之大前題,一旦搞風水術數,必被外相「拖低」,忘了開明自性自心,向外尋求;生分別心益重,生貪求心益盛。每事計盡吉凶,不能隨緣隨數:取太多吉,必折前世福;計太多利,必種鬼道因。自近年大量知遇街上人有冤親債主,令我深知因果報應真實存在,及孟道長訓示、淨空師諄教,我已永棄風水奇門斗數諸術,立志升級,不於小道盤桓。七天一食之孟道長最嚴, 誨云「尤其風水,破亂因果最大,其人終多不得善終,或必有一世極賤以償還,可知真修道人要早立正業,勸人共善方為人生亟要。」
《勿為風水行業》
有福的人必可享風水,不用他人協助,試看歷史上幾多貴人,代代延綿延不盡,其子孫是靠祖上看風水?如孔子、張良、諸葛亮、范仲淹、包拯……均靠積德行善;反而,最愛看風水的,全絕子絕孫,或數代湮消,如秦始皇;杜月笙、龔如心……
凡有意做術數大師,風水算命的有緣人,切勿看人好境而學做這行業,如尚未全職蛻變而成,勸請勿做,因為此是大妄語不正之業,顛倒因果,不利己不利他(但以為利他),晚年與下世均堪虞。請再三思,小心:心靈漸驕(自己不會知的),一旦成為大師,人人推尊,便落不到台了,虎道門出了,不表演下去,難。處處自稱「本大師、本師傅」時,那時,一生已完了。自我虛榮重了、錢財多了,人格與「道」也相應退失了,走火入魔相對也不遠了。老子曰:「其未兆,易謀。」我見林國雄與林真晚年,一中風插喉、一柏金遜中風,又捱苦不死,便是一大示範。廣東四大名園的清暉園,便是明朝風水大師之宅,惜幾代後便妻離子散,舉族滅亡。慎之又慎。
《高道言風水》
孟道長曾云:「風水之於修道人,如飛鳥之過寶谷,無用而不留一顧。雖有地氣,應思慕天之道更大,無宿世積之福,享不了風水寶地。」那麼,為何古代亦有帝王將相看風水?他答:「因為他們宿世積福,才可做帝王將相,受此天命;做不好,又降惡道;所以風水只為有宿福者而設,凡夫百姓何須貪慕?不如將錢財拿去積福,福大,風水自變。」殊為有理。/ (原文更文言,他會按人之心性用不同言詞對答,乃契理契機。)
《亂找術士改名而招災難,已近十多人》
2017年。一母親來道觀問其一歲大兒子健康,他叫「劉珈睿」,剛做了手術。我一看這姓名,名是意思亂來,表面,以為很高雅、很深,但如果真通中國文化,肯定知有問題。那母親說是先生的朋友按小兒八字所改;但卻沒有想過:文義不通順。
我問那母親:「你知不知道『珈』字怎解?」她答:「好似云加冠進爵……」我答:「錯,加冠進爵沒有『玉』字部。『睿』是解聰明,但,『珈』字是古代女人頭上的髮簪!髮簪怎會聰明?《詩經》說:「君子偕老,副笄六珈。」『珈』字是嫁了人的婦女才戴。還有,你兒子是男性,名怎可亂安一女人名!你們夫妻,真是愚蠢、迷信。(我有時好惡鬧醒d人)。字典都應先查下,才去幫兒子改名。如男用女名,會腎陽不長,不是母型,就是懦弱,心理異常如太監。」那母親說:「孩子去做的手術,就是睪丸不落陰囊……醫生說另一顆手術無法弄好,要半年後再觀察。」無言。BB差點做了小公公。
云:「既叫劉珈睿,不如立改回正常,就叫劉家睿吧!」
最普遍是老百姓常誤以為風水、算命的術士通中國文化、代表有學識、有智慧,信他,就泥足深陷了。實中國文化有層次,術數只是一小宗,宗教亦有正有邪,識術數,亦只是一小小小部份,不是聖賢所旨;而似是而非的,多不勝數。
實改名,只須「平順、祝福、義思好」已足!最好由有文化之人改或父母改,不求術士亂改。
《凡有術士、巫師、政治人物混入宗教中,都不是正的》
《西遊記》裡用故事比喻:豬八戒因愚痴,執取形相,他誤把妖怪變成的觀音菩薩當成真的,見之便拜,反被擒獲。就好像我們盲目做宗教崇拜、盲目聽人說道,不看真對不對經義,便做了「佛珠(豬)」,被邪教串起來用,一生被綑縛。
佛法是要讓人放下、解脫、自在的,凡形式要人執取、牽縛、貪求的,都不是佛法,不是佛法就不是佛的教育,不是佛的教育,它不是真的,最終無益無樂。同樣,耶穌的教育是愛、感恩、謙卑,凡叫人仇恨人、不安份、自我膨脹的東西,它不是耶穌的教育,你信它,結伴到魔鬼去。可是,在現今宗教泛濫、遠離古道的世代,你很難找到正法,清泉難遇。有很多新的宗教內容,都是人為的,不是教主本懷。
《莊子》便說過一句:「安知『天』之非『人』乎?」(怎會料到很『天』、很神聖、很規律、很權威、很約定俗成的東西,是人造出來的,不是自然的,便不是真理。) 所以 佛教常云「依法不依人」,依經教,解經也依傳統,依聖賢,不是隨便執一句曲解的。
之前說,勿貪慕名人、勿貪保佑、勿貪力量。真的宗教,不是迷偶像、迷儀式的,而是自在的,唸經的、聽經的、簡單的、依法不依人的;一迷了,已非正法。
妖魔鬼怪,會在貪心中混入、在破戒破齋中混入,所以戒止身心,素習經教,非常重要。凡真的佛教、道教,都不教人貪求、不會搞風水、術數、算命,而是叫你自造福修行,改變命運。所以凡有術士、巫師、妖道、政治人物混入宗教中,都不是正的,我們不要信他。要信經教道理。
五年前,我去廣西旅行,有一間叫「雙塔寺」的佛院,云是唐代已有的,誰知去到時,全部已湮滅,是新建築,我步近其中一塔,門前的像竟有妖氣,不是佛教的正氣,我很想知是誰搞出來的開光。遂步行至塔頂前一層,竟見有牌寫著:「香港著名東密大師明鋸你的高徒,在塔頂為各位善信解決疑難……」看了立即離開。原來全間所謂佛寺都是明鋸你大師開光的,那就是豬妖的氣了。他自己也不知道。另一東密,如修摩利支天的,他一有貪念、一破戒破齋,法便污染,直入妖魔,修的人自己也不知道已墮五十陰魔之一。真的摩利支天不至,扮摩利支天便來,也賜你法力,但常人不會知道。我們只須知道:佛與道,都不叫人給錢買法和不搞風水術數,已夠了。
泰國「佛牌」是甚麼東西?
小乘佛教,古代叫「上座部」佛教,現代叫南傳佛教。流行於斯里蘭卡、緬甸、泰國、柬埔寨、寮國、越南小區、寮國小區等地。南傳佛教是很好的,但要對應不同人的根器。大乘佛教發心與小乘不同,有自利利他之願,合於儒家文化化及之地區。而小乘之目的也是出三界苦海,修心修身持戒精嚴,不可看輕。現今人做不到大乘,多信小乘,是一現實,因儒家基礎没有了。
很多人以為做「佛牌」的、泰國的,就是小乘,全錯。南傳佛教(小乘)是不做「佛牌」戴身的,也沒有一本阿含經及巴利文佛經叫僧人做「佛牌」。佛經中沒有,就是人為的,人為的,就要小心。那是泰國的巫師,出家了,他本身不是信佛的,而是僧人相,便造所謂「佛牌」營生。而真正的小乘佛教寺院,是古代有老僧修成阿羅漢果位,有舍利子留下,金剛不壞,便用小盒刻佛,存放去紀念、供奉;若有大居士供養佛寺,便送他一個小盒去供養,後人有樣沿襲,便是所謂「佛牌」,重點是高僧舍利,護法神要保護它。可是,這個時代,還有高僧舍利嗎?如沒有,便用骨灰,你說多恐怖,未得道人的垃圾。有些沒放骨灰的,用寶石、礦物、草藥,但開光的人如破戒破齋、邪教巫師,那開下去的,便是妖魔鬼怪,何淡佛教?所以宗教泛濫,反助邪法宣揚。
有一次,我乘巴士,靜坐閉目,見五個小鬼仔由後方衝出來,先下車,之後,一個中年男人才從後面步行出來,胸前掛一個大「佛牌」,背後掛四個小「佛牌」,那些就是所謂保佑了;另四年前,一班人來道觀唸經,中途走出一個巨大修羅魔在我身後,後逃回一位補習老師身上,問他有否宗教物品,他說:有一個很貴的泰國「佛牌」在身!我說:「真是慘了,佛教不玩這些,正法不易遇、不易信,因為不會愈貴便愈大!」他後來怕被吸元氣折壽,附薦「宗教物品先靈」後,埋在真的佛寺後山。
之前已說過,宗教不是科學可知的內容,宗教真的有鬼神,鬼神亦有正邪,你如貪心、愚痴,跟了邪的,那就後患無窮了。凡習宗教出偏,都宜日誦《金剛經》最少一本,收好所有宗教物品、停止一切修法。放三年後棄之。這叫捨離去盡,方得生機。
不宜作風水行業
昔年Roadshow是巴士節目,其有一節目講年青人之為傳統行業,一集講中樂、一集講紙紮,均具善美,可嘉;一集講風水,大錯特錯。
為何錯?因近代之風水術士,全借宗教而反宗教,尤以道佛是以因果報應、積德行善、命由心轉為核心,術士之人借道佛之玄秘而棄其大理,反以靠地氣、擺陣、生基、摘日、沖合、方位、吉祥物,來趨吉避凶,完全違反因果報應、種福得果之天律,全是不勞而獲,増長貪性之行為,不合于道,即為邪途。況做了術士,計準靈驗,徒增我慢驕傲,又為増長嗔性之行為;令人永迷於術及師傅,而不知真道要妙、修行倫常、因果報應,又為増長癡性之行。貪、嗔、癡皆備,安宜宣之?
況且片中之後生仔,再有二錯,亦害人不淺:一為不孝、二為中邪。術人本無對靈異之深入認識與防禦,常用羅經貼向先人古墳碑石上度線,殊不知墳塋碑石,殊多外附之妖魔鬼怪,最喜附人,故其人及弟子,面附屍青之色,是中邪而不知故,踏山踐塚,一般人確非可無事而返。甚者用羅經貼於人家先祖之碑,堪如以木版放人父母之胸前度尺寸,是無禮之極,壞人之孝而揚己術之準,殊非中華傳統之大者!故 呂祖師每多乩示:術數可游道,學道棄術數,道術分不清,人天不入路。
死後連人和天也做不了,結果會怎樣呢?
害人者而不知在害人,這才最害人。
《也談風水爭產事件》
陳震葱被判監十二年,實屬太輕!若我是人之法官,判他入獄四十年;如為冥官,判他入拔舌地獄,受盡苦楚,再入畜生道作犬二十世,以還導眾欺騙之罪。
報盡再入餓鬼道,直至世上再無人知道有陳震葱一名為止,方得轉為人身,以還污染人心之罪;再做回龔氏之妻,受盡淒涼,以還阿媚不誠之罪。報盡再逐家至看過假風水之户中,作孝養子女,以還迷信誤人之罪;報盡再做十世牧師,以還假借上帝以洗污之罪。如是受報矣,共去萬年,再生三世無儒釋道法教之邊地,方得聽聞因果報應之理。
關於種生基,實非常流行於有錢人中,近有一中年人云:「我的師傅害了很多人!我二十多年前跟他學風水,因他名氣大,很多官紳也找他看風水及種生基,不過,我經過二十多年觀察,終於發現:種生基是先洗未來錢,無效的,而且很多人的生基碑滲水,弄至生癌而終的多不勝數,而且做官的也保不了位、想生男的生了病男……但, 我的師傅仍活躍在道觀與有錢人群中。」
道教是最易與風水術士混同的,很多人以為陰陽五行便是風水,殊不知五氣本以常德「仁義禮智信」為本,術是末,故道教之旨是參道修真,求出苦輪,與趨吉避凶、不勞而獲勞之事全然不合,縱有災厄,是以智化之、以勇迎之、以懺度之,故 呂祖仙師早已乩示云:「求仙只問道,何以論術數」。《威斗懺》云:「迷信風水,何見因集果積;胡鑿生基,終須先好後傷。無德據於優境,不知砂移地轉;有功葬於俗地,當引天庇水汪。」故道教如真重視風水,張天師與呂祖一早便叫人看風水去了,何勞苦修?郭璞是貧道,不會開館;楊筠松、賴布衣是國師,只服務帝王將相,不會為無福者點穴。故道教之真修者,切要明白命由福造、境由心轉之理,要與術士劃清界線,切不可作在新春請術士為人講生肖而推銷吉祥物之違背因果道理之事。活動背後,其實自己不知道有無形之力:以一教助宣了不勞而獲,而非靠天與自懺自修,與道似近而遠,凡鼓勵者,是要受報的。故知之者,切宜銷禁。
《勿做風水,也不用看風水,有德自招風水》
真通佛教教育的人,不做風水行業,不做預測術數工作;真通道教的人,也不做風水、不看風水。道教也是?是。因為,人命有宿世因果業報,看了風水無用,先使未來錢;佛經、道經都有戒律勸誡弟子勿做術士,否則後果堪虞。那麼,社會上這麼多大師傅都拜佛、學道,又看風水的是甚麼呢?答:他們不是真的佛教和道教,自己都迷了,以為在幫人,因為太似,你分辨不到。他們也很慘,因入錯行。
宇宙之理,是《易》的「同氣相求」,物以類聚,好人好心好德,氣場會自變,不用你擺陣;亂擺了,五行合,但福德不合,會「地轉砂移」,死得更快、衰得更快。所以,不如積德行善,不搞風水,自然更勝人為。例如,香港北區,以前管一切黑社會(包括鄉紳) 的就叫「H姐」,H姐是誰?七十年代「五億探長」的老婆,她將外國的毒品送入潮州、開夜總會、收高利貸,與逃去台灣的老公在加拿大開地產,在香港建豪宅,園中水泥埋屍,殺人十數,作惡多端。他們,將上水蝴蝶山由北方所延之龍脈霸了,建了亡父之墳,不出三十年,雙雙生癌,切切切切,痛不欲生,無藥可治。原本由龍脈地氣入先人骨的靈氣,全化成對後代的毒氣,橫跨數代,這就是風水地無德不可居之最真實例!我以前在北區教書,一家長被我用道理勸服,行山時被我感測出龍脈所在,他才告訴我,他就是白紙扇,已退出江湖,從此收山拜佛。那花園,也是他帶我去,發現某處陰風陣陣,他說:「老師,不瞞你,下面埋了幾個二五仔!」由此知道,人死了,根本魂魄還存在、仍等待報仇。不敢不信。所以,不修五常、十善,你用不上風水。壞事絕不要做,有後果。
孔子,他的墓由弟子亂葬在泗水邊,龍脈本無,後主動移去他墓下,子子孫孫二千五佰年,榮華富貴不絕,為何?修德教人道理,不謀利、為天下。明代廣東四大名園之清暉園,本一風水師故宅、民國時開平之立園,百畝都是風水陣,結果都是一樣:絕子絕孫、家散人亡。為甚麼呢?風水你可知道,但你控制不到,控制不到甚麼?天氣之運和地脈之動。天地乾坤,主仁義,乾坤只鍾匯仁義之人,這一點《易》理的「同氣相求」不信,風水學怎厲害計算、算到盡,也化為烏有。這個要明。
還有一點,原來,風水中最深處,要靠特異功能感應地氣、天象,才知真方位,絕非羅盤表面工夫可計測到,所以無謂費財於術士之上。至於名師 郭樸、楊筠松、賴布衣、袁天罡等不是看風水嗎?是。但不是為普通人。他們一半是道士、一半是國師,只為 前世有福的帝王將相看風水,以安定治國,無福焉可強求?即現代風水行業是甚麼呢?娛樂。或自欺、欺人。欺騙人的最高境界,就是自己都被自己欺騙了,才可大膽地說我在幫你,這就叫「迷復」了。真信佛、真信道、真學儒,修心內之德,忘形於天地,而天地自蔭之。否則不是真信真修。
---------------------------------
以下乃佛教與道教之真正經典教育,勸人勿作術士。
道教:道藏《太上老君說八十一戒經》,禁修道作術士,否則死後墮入妖魔精邪之道。
佛教:以下均佛說,勸弟子勿作術士,否則叫邪命,即八正道中正命之相反。
小乘:《雜阿含經》卷十八、十九
大乘:《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515
大乘:《梵網經》下卷
大乘:《大智度論》卷十九
大乘:《地藏懺》卷下;好術者死後做鬼王奴隸、遞訊鬼
以下《雜阿含經》,最白,講到生前作術士預測,死後下地獄,再作餓鬼,受無量苦。
「佛住王舍城。乃至路中見一眾生,頂有鐵磨,盛火熾然,轉磨其頂,乘虛而行,受無量苦。乃至佛告諸比丘:『此眾生者,過去世時,于此王舍城為卜占女人,轉式卜占,欺妄惑人,以求財物,緣斯罪故,已地獄中受無量苦,地獄餘罪,今得此身,續受斯苦。諸比丘!如大目犍連所見,真實不異,當受持之』。 」
--------------
〈風水師晚年〉2020
必須知道:看風水,如沒有:1-自己前世積下福、2-祖先積下福、3-今生大布施福,是沒有用的。看了=娛樂,真有道者不提供娛樂服務。如找了邪教風水師,其物品,都是邪法,先益後損,得不償失,不如不看。不如:明白-十善道業、五常、因果,積德行善,便有風水。所有真人,都不搞風水,因風水不由人搞。明否? 龔如心搞風水,生癌死了;五億探長呂氏妻霞姐搞風水,全族生癌死了;陳水扁、荷誌萍搞風水,坐牢去了……真宗教人,也不習風水害人,只有命中是帝王將相,才可搞風水,明否?其他都是娛樂。人不易信。
很多知名的、身家過億的術士死前,都很慘,多數是被家人子女「囚禁」,不准見朋友及外人,他們也無力無神作反應,又要靠家人供養。家人只想他快些死,不改遺囑。這就是活的「冤親債主」、活的報應。我親見過一位,他生前看相最準,但竟看不出原來老婆仔女就是晚年囚禁自己的人。多了財,好色,貪心,狂傲,便迷了,有術也無用。即是命運,不由自主。自此對那些城中術士,大失所望。另一老人,移居外國,走路也一拐一拐,脾氣極壞,自稱學佛,但完全無道。所以根本不是皈依可相信處。連助李超人的陳伯,晚年也絕症,他的兒子沒父功能,不準不效。陳伯晚年也信了佛,深知有口業,便介紹李超人與淨老法師見了一面。但超人竟說:「為何老法師不叫我捐錢?!」……。其實有錢人想有福報,只需平時布施:弘揚古學及印經,已不簡單了。把身家十分之一,捐出建學校弘揚古文化、印注解的〈弟子規〉、〈朱子家訓〉、〈論語〉、〈古文觀止〉、〈道德經〉、〈地藏經〉、〈金剛經〉,已非常大福報。
元朗的一座山,有五支爪脈,分別葬了鄧氏五個先人,坐址就是群巒,對面就是孤山,他們能盛而不衰,就是先人救了宋朝皇室,在兵荒亂中見義勇為,數百年提倡忠孝,修儒學佛,福才遠蔭。
最嚴重的壞亂因果事例。我有一位做大律師的朋友告訴我,他有一同行,擅用奇門遁甲術去幫客人算出吉位吉時及如何減輕罪責,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但此人不知道宇宙間有前世及因果報應,犯官非及有罪的人必涉宿世宿作,他們要自還自懺,你搞亂因果秩序,便有重罪返回,一旦福氣用盡,便一身業障縈纏了。有一天,他去旅行時,有一個僧人告訴他:「你背後有一隻九個頭的妖魔,結集了各種鬼,已向你報仇了!快些修行,放下財名,懺悔。」他不信,月入百萬,一帆風順。後來,此大律師老婆突然收到電話:先生出海游水時,腳部突然遇上怪異食肉菌,攻入心臟,昏迷了,被送入深切治療部。要太太三小時內簽名決定把先生雙腳切除!! 這是真人真事。賺了錢,也要你悔恨一世。二十年內,哪位大律師切了雙腳,他就是術數高手了。但帶給他的,是災難。即不如古修道人以德馭術,它就是災難。
〈風水非凡人可用•總結〉
如果用社會學及經濟學的原則,這些風水師,個人及書籍遊走在老百姓、上流社會、政壇官員之間,就是另一種邪教,慢慢地令人貪心、想不勞而獲、想催吉避凶、想得到最好最勝的位置。這是破壞人的靈性,會令社會全民道德下滑、心性迷執,全在不知不覺中。而且把古老的文化做了個人詮釋、歪曲化,令人追求虛幻、不努力、硬強求、不自然的生活模式,反成了一種高度迷信。原本把自然的風水學變成了不自然的環境學,更加上宗教色彩,把宗教也世俗化,令人追求小我的名利得益,而放棄宗教的忘我大道。那就是害民害社會的行動。
另外,大量隱形風水師不用交税,令每年政府少收了數億可得資產,這些錢都是官民的冤枉錢,花了完全無效,或會更衰。2007年,深圳市中級法院便有人迷信風水,請香港術士去看,連樓梯級也要建成「吉利數字」,結果看風水的人,全部被開除,那真正「吉利」了──是提早退休,不用做了。若果上行下效,我們全中港台的人都如中喪屍毒般,不能清醒。荷誌萍也迷種生基及台灣大師,風水品及邪開光神像一大堆,結果「先得後失」,耗財如倒水一般,還如阿扁一樣坐進牢去。必須知道,風水不是無,但只可有福、有祖德的人才可享,即不須強求,不是人人需要的。廣東立園,環山繞水,風水百畝,民國時術士叫園主由德國鑄造一鋼鞭百尺,用以鎖鎮山丘之虎形,誰知,四十年此園便被充公了,家產四散,又一受迷受害者。
不是所有術士,他都能掌握風水,如擺的陣有邪法開光如神功、巫術、邪密等,那便不是正道,更佈下衰敗之機。真懂風水的人,他不會告訴人,藏在民間,不為錢,不稱師傅,不是人找他,是他找有福人。
還有,就是一些混入宗教的術士,最易用神聖來取信人。十多年前,我讀博士的時候,教授帶我去隆苦山參加道教研討會。席間,一位姓「糕」的所謂道長,他説:「我曾替 金庸 (即武俠大師)看别墅的風水,他又老又病,説話巴巴吃吃,老人痴呆!很易被我『點化』!哈哈哈哈……!」(昂首狂傲) 。之後,另一位症一高層道長飲醉酒,興奮之餘,把杯子也猛然摔在台上,碎片割損了一位博士生。頃刻,令我恍然大悟,原來宗教已失古道,只有術而無德,有知識而無道,是堪如空殼了。也回憶起,當日見到的「章地師」,竟腳單踏著自家門前的石獅子,在舒暢地抽煙,吐向天上,那就是迷在慾中已失威儀了。南方的人們,仍孜孜不倦的去隆苦山求證書,那證不了多少了。
(想不到一代武俠金庸,竟晚年敗在妖道之下,也因迷信風水。還有香港一些明星、富豪,不説明了,竟跟人一起向暹邏國巫師黑龍王跪下,口含蠟燭祈福,真正一場笑話!誰知那也是邪教,是潮州民間上僮巫教,傳了去東南亞,不是正道,即是鬼扮神,蛇扮龍。常人豈能看見。如不接觸,元氣不洩,可能長命多數年,世間豈有用錢可買富貴長久之理? )
香港陳震葱之出現,就是代表三件事。一,風水易迷上流社會。二,欺騙行動文飾化。三,社會經濟的隱患。陳是先認識澳門總督府的花王,再透過此小職員介紹做替工一天的淋水,之後便向人宣傳稱「曾替澳督看風水」!然後再一層一層,介紹至小甜甜身邊,為其做「風水顧問」的。(推知也可由地方官迷了介紹至中央。) 我們社會上,絶對而深防這些不學無術的風水師,一層一層的去到權力權核心處。如元代的楊蓮僧伽、明代的羅清、清末的義和團、民國的邪教扶乩、現今的民間上僮,乃至無戒無道的密宗大師等,都是民族文化的一大災難。有邪必有正,正,他一定少,不會向人講名利的。人不學古、不通史,便被騙了。
香港是最迷風水的,因不知道原理:風水不是人人可學、可享的。必須自己有宿福、祖先有積福、今世大布施,才有機遇真的,或暗有天助。習的人也要有宿緣宿慧,特異功能,萬中無一。
再舉一實例。香港的龍脈是由上水蝴蝶山分至元朗、大埔,再南行九龍、過海達上中下五環的。在上水,有一地方,我經過時有源源不絶的地氣沖入人身體的督脈中,那是盈智保身之氣。我依之追尋,跨過馬路,由大陸接至的前段就建了兩間中學:道教鄧顯 和 李嘉誠甲寅年。猛然驚訝,那就是北區一級Band1、年年入大學率高的名校了。即是説,要很有福報的人,才能入内任教及讀書,他們在龍脈之上,自己都不知道!因為有外助,輕輕做少少,些微努力,便大大利益了,那就是:宿福。無奈,鄧顯中學的前校長,他甚迷風水,他四處暗中助人看風水,以為是自己的「風水學」強了,才令學生年年第一。原來不是。是本身地氣,人法地地法天,福人居福地;小小的風水陣、爛水晶、破銅錢、法尺,絕對引動不了天地巨大之能量。人迷了,便以為自己很強了。所以個個風水人都覺得自己是大師,因為迷了,見到形、理、術、數,不見天地浩氣。
道教與佛教,在香港被打壓百年,資源不足,學校也是全Band4、5,末級的。只有鄧顯中學和劉金龍中學,是年年Band1,學生讀書極好。我多年前去過佛教劉金龍,發現,也是地氣、天象之助,無言。此地背靠虎岳,前有平田,遠有長案,案山就是風水寳地,全部文天祥後人的墓穴,氣接青山群巒。附近水足樹綠,坐址對應天上奎、婁二星,旁又有佛殿靈氣,人在此地讀書,暗得天地之助,如不成功,都要深切自省了。
可是,前已述天星斗移、地軸浮轉也在暗中,這種氣數,不斷在變動,即很多年後,也會風水不再。還有不同人有不同命、不同氣脈,應合不同能量,最好就是「隨緣、隨順」,才是最合宜、最快樂的人生。命中無、氣脈不合、福德不足,去到風水寳地,也是得個「桔」,甚或反效果。這個道理,只有聰明人才會明白。
--------------
《看風水不如作善》
白棄錢財添表慶,枉輸巫覡誤家身。
偷天借地功終失,伏虎攀龍事莫珍。
地轉砂移迴惡骨,天欽風送佑賢臣。
境隨心轉無上法,留予高明上善人。
偈曰:
無德據優境,堪輿變堪虞。
慧明修福善,更勝墓含珠。
----------------------
有人問:「如果有福的人遇著壞風水又怎理解呢?是否他無福?」
答:
這叫折福,即厄難到了,要消宿業,便遇邪師或自學,以為風水很好而迷入去了。宇宙道理是福人居福地、物有因果感召,福也分大小,福不夠必遊走,大居不了,怎可叫有福呢?有福的人遇著壞風水基本是不可能,即使有,也是考驗。無福以為有福的人,便有機會了。無福或將折福的人,他一定遇邪術士或自學自迷知識,迷入去而受報了。
福不福,也不是本文重點,重點是叫人不迷風水,不執著追求福,如行善為求福,也是一執著,產生另一種苦困。所以為何叫「隨緣」、「安順」了。莊子説:「為善無近名」就是同一道理。
【歡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