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知識(文章)

《宗教修得道愈高,愈是孤獨》   梁公隼   2020
常看那些得道之人,如 呂祖、王重陽、張三豐,甚至更古老的 佛祖和耶穌,他們都有家庭,有家室親人,但選擇了出家獨身修行的方式,修好了,再入人群中度人,這是 修道 之過程中,表示要戒律、要絕淫、要寂靜,不是熱鬧和有家的感覺。如宗教的人有個太太、老公、子女,他們便先自家而後大家,先「我」而後大我,所以師傅有個師母、佛母,乃是負贅,道不會高。只有大家,而無小家,《易經》便叫「得臣無家」,還要謙卑,做「臣」,即道之子、天之臣。如文殊普賢,他們做佛的「法王子」,但仍供養十方諸佛,布施鞠躬盡瘁。
學宗教第一旨不是求福求財求姻緣,那是幻化不實的,因捉不住,不能恒久。學宗教是要了生死、明道理,不作甚麼、作甚麼才是行道。縱然求拜神佛也會得保佑,但不能永遠止步在拜和求中,吃了糖便不吃飯,那長大無期,即明道了生死也無期。
最古老講自我、講我家、講我族、我教,其他都不好、講分別、對立的、拜和求的,肯定就是 (一)婆羅門教、(二)猶太教、(三)薩滿教。分別代表是種性制度、自私自利、迷信鬼神。而 他們都是高度文明但不明大「道」、不能了生死,所以「道」化身成聖人,降生在最文明又最自我自私的地方,他們最代表就是 佛陀 和 耶穌。佛降生在古印度,就是要教他們知道眾生平等、自性無損、不須外求、破除執著。同樣,耶穌降生在以色列,就是要教他們知道上天無私、不分種族、公平公義、愛人不爭、免戰和平。可是,幾千年中,印度教和猶太教仍用盡方法把 大聖人的教育遮蔽、分化、滲透。令人無法全得大道。所以佛經才用「如是我聞」望止了邪教亂作的偽東西混入佛法中。 如印度,是不信佛法的,公元七世紀後,印度教怎「處理」佛教呢?就是亂説:「佛陀也是印度教,是本教破壞神的化身,令人不信印度教! 」所以又迷回人去苦海中。 猶太教怎對付耶穌的教育呢?就是用政治、經濟,把民族主義、政治鬥爭、縱慾主義,混入新式的基督教中,令新時代的新式基督教,通通成了猶太教徒,忘了耶穌的大愛和平和不爭,而去參與政治、團聚玩樂,不修自性。
我常説,真而正又守古傳統、不失道的宗教,很少。當「市面」沒有供應時,大道、聖人就在經典中,自學自修。有時不參與世俗的團體,自己讀書,註解是古人的,反而不會受污染。
朋友説,日本一僧人父親,生了子,長大後,繼承了寺院,也做了僧人,但竟叫人「性解放」、「坊主出櫃」,那就是不明自己在信甚麼教、教的理是做甚麼了。日本佛教,2010年統計只有5%守戒,那就大量無道不進了。所以事件之因,也由「私」、由「淫」而產生不賢的後代。相反,有道的大宗教都傳賢不傳親,就是因為大、無我無私。
佛教、全真道、天主教、東正教 修行人 不結婚的原因,是絶棄生死主因:淫慾,不生第一因,便不感召宿冤魂魄投胎為子女,也不受還債者投生為服侍,完全退出個人,只有「我們、大家」,再連我們也沒有了,道便更大。一旦破了這個淫戒去弄宗教,一切道也沒有了。而「我」、「我家」、「我教」、「我相」便愈來愈重,重執著,便仍住生死,生天無望、永在苦海。再嚴重,種下惡種子,牽引到地獄、鬼、畜生三道去,人再做不了。
文明就是知識、文化、道德,但原來文明之上,還有更浩大的層次,那是必須損棄到盡,才能享有的,有一點不捨,都是遙望。學宗教如只有初文明,便永不進步。
-----
有人看了上文,未通,且不信,反駁說:「《禮》載: 孔子曰:『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孟子曰:『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我們中國人重視生生之義,不如釋道之逆上蒼好生之德。」
解答:
此詰甚好。孔孟是講出人的「後天-天性」和「社會-民生」,有對應對象;釋道是講人的「先天-天性」和「民生之根」,注視段不同。引孔孟斥佛道,這些魏晉唐古人已講太多了,不妨看回古代高僧道怎答。因古人亦有未通更大時空、因果的人,才不信佛道。中國人就是執著家人、家業,但好自鬥自族,所以儒家聖人才授忠孝友悌之道,而處理了自家後,仍不能知真有輪回,故宿世仇家,仍會投生入家族,以令衰敗。《史記》中的褒姒,就是夏商周姬姓仇家所化了。若把「家」放至天下,則不執章句,以天地、聖賢為父母、以國人為兄弟姊妹,當一家無後人,只是中華民族河流中少了一瓢水,不損長河之流。若家家有後,而不修德、無道無文,則如天下污水,泛濫死寂,生生,反成死死。所以,佛教制僧人徒弟即子子孫孫,此子孫必須學理明道,就是永續清流,不生反致不息。把家打掉,以天下為一家,這就高於「大欲、有後」,而非觀物質、非看眼前了。就是《易》理的「得臣無家」。古人尚有不明生死之因的,就會誤引孔孟章句以敷述,因孔子也是晚年才明更大《易》理和老子之道,所以《論語》中 子貢也云:「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性與天道,就是 佛與道家之所長,補了儒學的不足處、看不遠處。所以古之高僧道,全在明透儒理,才出家修道的。以德修報孝天地、以宣道弘化子孫,便是更大的父慈子孝。況且,人間是愚多於智、執多於捨,只有少數人信真的佛道,其中又只有少數人出家,再其中又只有少數人開悟,天下是不會因佛道出家人數少了的,就是長河之流,不因一瓢而減。為井為溝,就是小家小姓;為江為海,就是大家大國。唐宋明清,能致佛道為國師,就是因真信有高明之道,可以為師。
【歡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