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知識(文章)

《為甚麼1912年會是佛祖降世2939年? 》   梁公隼   2020
世界歷史和佛教流行知識都告訴我們1997年是佛曆2541年,何解民國元年1912會是佛曆2939呢?!
這要由四、五十年代講起。約1950、55年,由斯里蘭卡上部座(小乘佛教)的僧人在英國支持下發起世界佛教大會及修訂佛曆活動。可是, 大乘佛教國家,當時無一個有空參加! 因為二戰後,各國重傷,尤其中國剛內戰結束,各事凋零。日本被美駐軍禁足、朝鮮分列中。
原來中國、日本、高麗、安南、西藏、蒙古的大乘佛教經典和祖師都一向告訴我們:佛祖只是「道」的化身之一,他在印度大乘的化身是第八千次,會按不同的民族及文化化現説法, 而小乘佛教的「佛祖」化身誕生在距今二千五佰多年前,即春秋時代與孔子、老子、蘇格拉底同期。
可是,大乘的「佛祖」卻生在西周初年的古天竺,即人文文化期,與制禮作樂、編成《周易》的 周公同期。説大乘經的佛祖,中土祖師一貫傳下來説 佛就誕生在 武王伐紂流星劃過天際的那一日早上! 那是文獻的記載,未有物證。但在70年代,中國出土一個三千年前的青銅「利簋」,銘文誌一位叫「利」的諸侯在木星流過之日參加伐紂有功。以現今曆法互算,大乘佛祖就出生在三千年前。而大乘經是透過僧人背誦、空間深藏於天宮、嚴石、龍宮中,即人、天、地、水各藏起來。只是天竺人不重歷史文物,遠古不傳,全憑文學誌記。小乘又無深定功及信力可穿透空間取得大乘寳經。
50年代由小乘發起的國際佛教大會訂了佛曆後,英國學者便把它刋行在歐洲各國大學期刊了。而我們的歷史都是「西方史觀」,已久失傳統,不是清、民國一貫的,也不是錢穆、陳寅恪的史觀,而是西式的,連教的人也不知不覺一代一代信了、做了,便跟下去。所以一個 佛誕,就看到我們受西方的誤導實在太深了。
小乘不是不好,而是心量不夠大。但當現代人都自私自利時,他們已不能再有條件學習大乘了,那退居小乘,習戒修定,明空破執,也未嘗不是好事。所以「道」就是這樣變化。而如本大乘根器,信了西式佛學説大乘非佛説,那就是再退一乘,把信和真理都拋掉了。 能信大乘, 條件也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