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知識(文章)

《大學對的「香」研究的疏漏和謬論》   2020   梁公隼
我們要清楚,不是大學及舉著科學研究的論文就是真理,世上無絕對正確的時代性研究是永恆的。上一世紀,推翻再上一世紀的科學研究和定律共1000項有多。那麼中文大學藥物系在2020年只用少少500人中的156人便下判斷:室內燒香傷害腦部。那還叫研究嗎?
如我用500人,先設一前提:讀中大藥物治療系會精神緊張及愚蠢,那麼,找到的便不止156人了。這就是研究有先設性之弊,你必會找到想要的答案。
新聞:「團隊找來515名長者,當中156人有室內燒香習慣,359人則無,而研究對象本身均無中風或認知障礙。團隊從「認知功能」、「腦部功能連結」及「與血管疾病相關的認知障礙風險」三方面,嘗試了解室內燒香對腦部功能帶來的影響。」
在香港,人們根本就不知甚麼叫「香」,連大廟一支支燒的,都不是「香」,而是:「木粉加化學香味-煙條」。所以,如無文化知識,便被無良商人欺騙,在燒「垃圾毒煙」,那156人根本無燒過香!而中大-醫學院-腦神經科-黃沛霖博士等團隊,根本不知道原來「香」是指藥性植物天然脂油,如檀香、沉香、乳香、蘇合香、安息香、白膠香、沒藥等,他們便用156人的「垃圾毒煙」作結論:室內燒香傷害腦部。那是:極不科學的!連「用詞」也錯誤、「研究物料」也錯誤。怎叫人信中大? 所以,純理科、無文化、無歷史、無草藥知識,那是多荒謬的結果──中大-藥物治療學系-腦神經科-示範了一次愚蠢的無文化研究給人看。
那系主任 莫仲棠教授還自信兮兮的向世人告示「真相」。殊不知:浪費了公帑、浪費了三年,也誤導了人、令人驚恐,那是罪。
如大學學者真想幫助長者和社會,應先惡補文化,反結論:叫長者「别買假香」、「别吸垃圾毒煙」、政府資助窮人燒真香;另研究「真香對長者抗癡呆及遲緩的益處」!那才有意義!才有功、有福。明否?這才是研究之用、才是重點。
前言,世上無絕對正確的時代性研究是永恆的,一友說:「我覺得很多時候,科學研究只是滿足人對『簡單化解釋』的需求。其實好多事都不是那麼容易去解釋,但一個簡化的研究,讓人有一個機會摸一下未知,不論這解釋背後的理據是多薄弱。」
還有一點,燒香不只是中國文化!《聖經》中,東方三博士給耶穌的乳香及沒藥,就是「真香」之一!埃及、古波斯全部燒香;天主教、東正教全部燒香。每年買沉香數十億生意去燒的,是中東伊斯蘭教!那麼,莫非中大藥物治療學系那一組人,敢說16億伊斯蘭教徒的腦退化跟燒香有關?!天主教、東正教、佛教、道教、印度教的長者(老神父、老和尚、老道、老廟祝)長年室內燒香仍有大量精神爽利的,年過九十以上,無傷腦部!中大反不去研究:真香的益處。
再有一點,就是研究的人。是否本身是新式基督教徒?!即本身已脫離基督教傳統、敵視異教文化、反中國文化為立場。這才恐怖。他們以為在信耶穌,實每一思想、行為,都在反耶穌。為社會增上仇恨和憂傷,原因都是:離開了古文化。便信不到真的,尋找假的。(台灣就是信了這些假基督教徒的片面研究,行禁香令,令社會生怨。明了上文,便知所做一切都做得冤枉了,錯了。)
我們見此,以哀憫矜憐之心,求 諸天 神佛、阿拉、耶穌、聖母,乃至一切古代教我們燒香的賢人,原諒中大腦神經科數人的無知,寬恕其罪。
阿彌陀佛+阿門……
【歡迎分享】
------------------------------
P.S.
文章不用長篇大論,最重要是立心端正和有道理。
一天後,有學術界人告訴我:已找到那位中大(腦神經科)系主任莫氏,原來真是新式基督教信徒,並常出現在多個教會組織。手下負責研究「香」的黃博士,也是教徒,常在「神學雜誌」發表「科學論文」。二人便主持此部門的燒香害老人研究了。
我們要知道:宗教有偽科學,做科學研究不能有宗教先設立場。所以立心偏移了去看其他宗教文化,或縱容下屬,便產生錯誤答案。這就是用先設心、宗教批判去做科學事了!不是真科學、真答案。(但用政府錢做事)。他們忘記了借用中大醫學院平台去做宗教批評、把只能在神學雜誌發表的宗教論文發在科學平台上,誤導了大眾。而一切過錯及禍殃,也歸無辜的中大。
所以,以後委任大學管理,都要小心:勿被思想封閉的教條主義者支撐,把真理、文化和學術弄成一團糟。
基督徒也要非常理性及明白: 燒香是基督教二千年的傳統和智慧,也是各宗教的文化之一,不是新式的凡人教會所説的有害,而是古賢人所說的才可信,我們要保守及繼承燒香的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