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知識(文章)

《都說日本邪教多》    2020   梁公隼
日本是有正教的、千年傳統的佛教,但被明治皇時代整跨了,全國滅佛,逼僧人當兵、毁佛寺,只留肯交錢及交税的,目的是「毀佛興神道」,令天皇至高無上。其實佛法的眾生平等,就是救日本的藥,未來日本要復興唐文明,做一定要靠戒律的佛教作為指導。無奈,至2000年統計,日本只有5%僧侶是依守古戒律的,最重要的兩條──素食和獨身,就是殺戒和淫戒。二戒能持,定、慧方生。有定、慧,才叫開悟明道,才能說法通證,佛、法、僧三寶方存。
所以日本在明治後的一些所謂「佛教」,它竟廢了僧、破了戒,有夫妻經營一個會做教主、自封女兒丈夫做阿闍黎、收受信徒月獻成立公司及管理公司、經營地產股票投資……那是佛教嗎?那是貪嗔癡慢、邪淫妄語都齊了。所以由這些污染了的法脈傳出來的唐密、蓮宗等法,都被妖魔鬼怪佔據了,一受法、拜其像,你拜不到真正的佛菩薩。這如美式基督教遠離古教一樣,心一著貪嗔癡、一弄創作,便斷了脈源了,敬拜時,來的不是真的那位,常人無法看見。所以,新興宗教必牽涉邪魔鬼怪,邪魔鬼怪不是人,不能用人的民主自由去同待它。悲哀的是,本時代沒有法海和尚、沒有宣化上人,再沒有高僧去治那些妖邪了。唯一是靠人讀通《金剛經》、《楞嚴經》。還有不要懷著貪求與娛樂去信宗教。
因為日本廢佛、民主自由的漏洞,令一把尺全斷滅,新興宗教大興。除了偽佛教,神道教及偽基督教混合演化的邪教也為數非常多。這些邪教,偏偏就是隨著美日勢力支持眾而推遷,如台灣、香港、澳洲、新加坡,近年已愈來愈多。這些地方的傳統宗教,不放重力於培養講經人材,才成敗象。
例如,1998年,日本一邪教-神慈X明會,竟能用700多萬美金,買了一尊在1994年由山東博物館偷盜出來的北魏佛像。雖退回,但無人反思此為何教?此會竟有一千多件中國一級文物及世界奇珍、她也有巨款請名建築師貝聿銘在神壇旁設計博物館。這麼吸水,原因就是:向信徒洗腦:每月奉獻,不斷向教會、教主捐錢。四十萬信徒,教主便富貴驕人,用來買東西玩。教會吸金如此,但教義竟說:體驗貧窮才可得到和平。所以言和行,不一致。如神慈會40萬眾已是小會,那麽,有一更大的會,地比香港寶蓮寺大八倍的,你見到,已感到日本信徒真的很慘!把一生、把積財,全送予破戒破齋、貪嗔癡慢的人。這個慘,如魔爪般,但快樂地、如醉如迷地伸向全世界。所叫凡叫甚麼學會、甚麼苑的、甚麼總會的,都要戒惕。那不能不再說:
都因宿業感邪宗,遍讀楞嚴法乃隆。
經卷神章不窺義,何由大德振宗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