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知識(文章)

《宗教泛濫,人便入邪;捨離去盡,方得生機》  2019   梁公隼
《左傳》說:「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祭祀與軍事是大事,解得通,不用萬字注釋,「祀」就是代表宗教;「戎」就是代表運動,一文一武;「祀」與「戎」共同都須要──禮,禮的背後,就是誠,真誠齊一,心不外騖,以孚天地。故「祀」有祖禮、社禮、四季蒸嘗之禮、軍禮等,目的就是要訓練人保持 孝心(祖宗垂教) 、感恩心(天地萬物養育) 、謙卑心(神明眷佑) 、忠義心(統治太平) ;另訓機動性,居安思危,如《易經》說:「戒不虞」。一用以保心;一用以保身。所以,人類文明史上,最鼎盛的時代,就是宗教和運動最興盛的時候。你看古埃及、古希臘、古羅馬、中國西周、西漢、盛唐時代、清康雍乾時代,宗教人物輩出,軍事強盛。所以,常人以為最無經濟效益的、要貼錢的,原來就是最影響人的!影響甚麼?心靈、思維、行為!現代語,就叫「指導思想」,指導思想一邪、一錯,全民、全國都走向歪路了。那要受很長的苦。宗教直接影響教育,宗教一邪,教育便出偏了,人心便出錯了,出錯了的人,他自己不會知道,還要不斷教育人、傳揚、救你,所以說:欺騙人的最高境界,就是自己都不知道在欺騙人。邪教、邪哲學、邪說、邪氣功,就是這樣傳遍出去了。
在古代,誰管宗教呢?就是國師,國師可由僧或道兼任,他們都不是普通宗教人物,而是開悟通理的、智慧充沛的人,如陶宏景、僧一行、張天師、邱長春、八思巴……;達賴(西藏)、班禪(青海)、章迦(蒙古)。國師共同的教育,就是要學好「經教道理」、學好「人倫道德」,你才好深入宗教,去修法、加持、灌頂、持咒、寫符……否則基礎不穩,便出偏,即走火入魔。走火入魔,自己不知道。
佛教密宗的灌頂,分藏密和東密形式,如灌的人「破戒破齋」、心生俗念,灌下去的便是另一空間的妖魔鬼怪;這種與身體須接觸的宗教儀式,包括假基督教的浸洗、假道教的食符、畫身、邪氣功的傳法等,我見太多人出事,來治病,才深知宗教泛濫的恐怖性。對待邪教,不能用民主自由角度,民主自由是用於人,妖魔鬼怪不是人。明否?宗教,真有鬼神。鬼神不是正的,非常危險。例如你拜佛、拜耶穌,本身想拜真的,原來降臨的是假扮的,那就枉費一翻用心和時間了。貪法、貪力量、貪形式、貪加持、貪財利、貪風水、貪人多、貪新崇洋,每每就是中招的主因。學好《弟子規》、《朱子家訓》、經教道理,不易感遇邪教。
昨晚講座,就有一些日本邪教 (假佛教) 的妖魔,附了在女聽眾身上,那魔君青黑皺皮,豬咀獠牙、豎髪凶眼,肯定是走火入魔的人傳入、自請的,附近還有小鬼。魔君知道我心在講:有人信了假佛教入魔,它便用眼的毒光,射出來高速攻擊我。(常人絕不知道普通講座另一空間發生何事) 。後留下那女人,詢問。她答:信了日本東密(假的-不知)、信了盧勝X、學了日本靈氣功。那是三料邪教了,怪不得如斯厲害。(其他還有-法輪、七輪、宣道、靈恩、天道、一貫、菩提、神功、鋸你密,都是邪教)我常說,要對應現實,才是真的。
日本本身信正宗的佛教,但明治皇信了歐美的新思想,要軍國統治,首先便由支持他的薩摩藩滅佛,破壞佛寺、逼僧還俗,再政行全國。之後大興神道教,本身邪神。因佛教講眾生平等、懺悔、清修,不利軍國尊君建軍侵略,而怎對付佛教呢?逼你成為俗人、逼佛寺成為公司,要交稅、要娶妻生子、要做坊主,寺不傳徒弟而成為家族生財工具,那就是「破戒破齋」。破戒破齋對於高段數的修法如密宗、禪宗,便是動搖根基的事情了。如馬丁路德,也是「破戒破齋」的神父,他娶妻生子了,自稱在風雨雷電中默感上帝叫他創教,那就是不孝於天主教,而那位上帝,是甚麼,有智慧的人心知肚明。所以想信真的耶穌,要用最老、最舊、最保守、最守戒的東正教或天主教形式,才遇真光,宗教不是人多就是真和正的。如日本佛教,只有3%和尚守古代戒律和儀規;高野山東密,有東南西北中院,原來只有幾位老僧是守古道能傳正法的,那五方遍布地雷,你一貪力量、法力儀式、崇洋,必中招,不是有形式形相、好看,便是真的。
信了這些日本佛教,讓你永遠也學不到真正的佛法、永遠也以為在信佛教,用四個字,就是「似是而非」。為甚麼中港台有這麽多人信日本佛教?用四個字,就是「崇洋媚外」,心底裡以為日本先進、美好,她的宗教一定美好,現實剛剛相反,日本的先進只是物質,她是用不孝的愚痴行為信了西方文化後,破壞自己祖宗的佛教、打到它五勞七傷、只剩外殼的殘渣,而再用西方公司、董事、團體制度去纏縛它,令叢林盡燒,法滅表生,這是多麼的可哀。
如禪宗、密宗的僧人一犯淫戒,乃是生死之第一念,他必導入魔體,不能替佛傳心法、不能作阿闍黎,所以 佛祖、歷代祖師,是何等重視僧人不能破戒。如自修,破戒破齋仍不會影響人及令人入魔,懺悔可復,但禪宗、密宗要傳心、要灌頂,那就在另一空間導入魔體予信徒,非常危險,有了魔體,死後魂魄便易入魔界,做奴隸去;若生前行為不善,直墮地獄。另外一些不是禪宗、密宗的日本佛教,如創價、真如等,本身亦不是僧人管理,而亦是有家室的人用管理公司控制慈善團體,以宗教名義作心靈寄托,實則宗教娛樂,同樣地,信了這些,讓人永遠也學不到真正的佛法。你想學佛法的入門,先學淨土,孝親尊師、學淨空法師;想學藏密,先離塵去慾,習經教,入西藏青海的大山中去。如冬蟲草,只在西藏青海天生的才有藥效,你為何不買台灣、香港、美國、歐洲種出的冬蟲草呢?物性也如此,人何異乎?大山,就是保心離俗垢之保護罩與地氣。至於禪,你做到以上淨土與密之境,才好談了。
(黃霑的前妻林燕妮,她就是無緣得遇正法,跳階去信佛,一下去學禪,還去沒有禪境、被日美破壞宗教的韓國去,而且拿著皮草去(殺戒) ,那就是宗教娛樂,恰似在冰川上種稻米,結果自知。還想用坐禪醫癌症,那當然因無禪無定而無效;她以為佛教不靈光,便跟朋友去信基督新教。誰知,這是美式的,無基督真光的,也不靈光,心靈盡毁而亡。若一開始,不貪新、不崇洋媚外,身亡也不至於心死,何況原來最古、最老土、最不光鮮的,原來才是最真的。)
邪教開光的佛像、壇城、教主像、書籍,都不是真的佛光,不是菩薩,而是通往魔界的通訊器modem!除了必願出離、日唸金剛經、學淨空法師外,必須用大紙包好,全數盡棄,並說:多謝前輩之前保佑,今信正法,請返歸本位,南無阿彌陀佛……。直至包好才停唸佛,或預有麻煩。錢失了,不要緊,重要是心不被害、死後魂魄不被勾走。
我講一真事例:我的朋友T君,他的外母信了走火入魔的藏密,不斷灌頂、修法、捐錢,她不知那上師的老師一早入邪,原來也信天道(白蓮教)拜假彌勒、假濟公傳出的假佛教,法脈雙料污染。後來終於精神病,神智失常,自稱得到某菩薩啓示,並逃出香港,不知所踪一年。後T君問我,我教他把外母家中的佛像、壇城、教主像等,全數盡棄,以斷邪魔聯繫。怪事即現:T君外母突然晚上,在澳洲打長途電話來罵他,並說要立即回香港「護教」!而且能講出我的姓名,不斷罵我。你說邪教多厲害。邪教真的有鬼怪附入信徒身,他們自己不知道,如患精神病、有靈感,便已沖入腦部而換元神了。而那女士的丈夫,竟是一西醫,對此束手無策,因不是科學範疇。科學不知道很多東西,不是一把尺。之後那女士回港趕走了丈夫與女婿女兒住,自己獨守「教壇」。所以,真的佛教,不是迷偶像、迷儀式的,而是自在的,唸經的、聽經的、簡單的、依法不依人的;一迷了,已非佛法。
五年前,我去廣西旅行,有一間叫「雙塔寺」的佛院,云是唐代已有的,誰知去到時,全部已湮滅,是新建築,我步近其中一塔,門前的像竟有妖氣,不是佛教的正氣,我很想知是誰搞出來的開光。遂步行至塔頂前一層,竟見有牌寫著:「香港著名東密大師明鋸你的高徒,在塔頂為各位善信解決疑難……」看了立即離開。原來全間所謂佛寺都是明鋸你大師開光的,那就是豬妖的氣了。他自己也不知道。另一東密,如修摩利支天的,他一有貪念、一破戒破齋,法便污染,直入妖魔,修的人自己也不知道已墮五十陰魔之一。真的摩利支天不至,扮摩利支天便來,也賜你法力,但常人不會知道。我們只須知道:佛與道,都不叫人給錢買法和不搞風水術數高,已夠了。
《西遊記》裡用故事比喻:豬八戒因愚痴,執取形相,他誤把妖怪變的的觀音菩薩當成真的,見之便拜,反被擒獲。就好像我們盲目做宗教崇拜、盲目聽人說道,不看真對不對經義,便做了「佛珠(豬)」,被邪教串起來用,一生被綑縛。
道,是稀微的,愈高便愈少,如這麼容易修個法、受個洗、寫個符便得到,便不是真的了。要有基礎。如古代藏密,至少學二十五年大乘經教道理,再通過諸眾辯論,才能灌頂學法,你說多大基礎!宗巴哈、八思巴大師,也要徒眾深識顯教經義,才去習密,密是直入秘藏,直行中脈,你基礎不足,還有俗心俗事,魔便在儀式中等你。密宗不是普通人學的東西,要上等根器。你無宿慧上根,受不了密乘。反而,淨土宗,安全可靠。凡習宗教出偏,都宜日誦《金剛經》最少一本,收好所有宗教物品、停止一切修法。放三年後棄之。這叫捨離去盡,方得生機。
宗教泛濫,太自由,便佈下大量地雷,入了邪,影響心性,只是人不知道。古人明白,才說一句:「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現代人,把宗教看得太輕、太娛樂了,原來是牽涉身命的東西。科學不知道的,還有更大的世界。
----------------------------------------------------------------------------
(今次又要再找李會長老人家處理三料邪教了。坐那女士旁的三個人,他們不知道妖魔在旁,他們平時也唸地藏經、無量壽經,他們有正氣,回家後,都短訊告訴我:肚瀉、放屁、手筋痛,那就是吸入了邪教女士的妖魔毒氣而内亂經脈而產生,可見入了邪教,會滯塞經脈,影響身邊的人,更會吸取旁人元氣,令使折壽,你說多慘。一旦肯出離,一定要鐵心永不回頭,亦先要感謝附了保佑,願那些前輩皈依真正佛法,求取正道。阿彌陀佛)
迷得深,不易信。勸人時,說話也要小心。如人一愚,反問自教:我們是否邪教?那好像吸毒的人,問毒販:我們吸的是否有毒?答案是:「低能!延年益壽!......」那就此世永無出期,這是宿業未消。
 
未提供相片說明。

最新消息

 

問事改為 電郵預約(info@iching.hk),不須致電登記。只需在電郵題目寫「問事登記」,然後內文寫 姓名及電話 便可。月尾如卜到勝杯,便會致電通知。記得電話是31字頭。

 

 


六月份活動如下:

6月6日 14:00 《觀音-大悲懺》(不公開)

6月6日 16:00 - 17:00 派發聖水

6月20日 14:00 《易元課誦》(文昌大洞經及懺悔文)(不公開)

6月20日 16:00 - 17:00 派發聖水

6月27日 17:00 《威斗懺》(禮斗) - (不公開)

6月27日 19:00 - 20:00 派發聖水

文化講座 (暫停)

 

供請2021(辛丑)年聖燈及全年禮斗(已滿)

餘下 全年供花/供香/隨緣樂助/其他 等項目

 

 

詳情請留意 本觀活動時間表

***如活動前2小時八號風球或黑雨,則該項活動取消***

 

 

 

梁公隼講道:《道教如何修行》

大悲懺 - 懺悔文

其他連結

facebook.jpg

這裡即可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