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知識(文章)

《教育之正途──復古》 梁公隼 2018


現代教育制度,令人格、人性嚴重倒退,出不了聖賢。我們尚不言幼童及中學教育,而專向大學教育制度思考,普世界已幾乎完全實行近代歐美教育制度模式,在大學內,要文憑、學士、碩士、博士、博士後,乃至工作單位之講師、教授,都要「寫論文」,寫論文,其實就是「現代八股文」,它規範了思維方法和限定格式,甚至一開始寫之心,已走了錯路。此種方式堪如明清八股文,桎礙了真讀書人的心,提供了錯誤的讀書方法去看聖人的東西,復不了三代漢唐之氣魄,何況於做人與社會道德倫理,更去如黃鶴。若不回復中國古代傳統的讀書方法,未來的更物質世界,將沒有中國人,乃至好人。

近代大學教育制度,本源自英國,但英國的大學源頭,不是要培育大學生,而是要培育「貴族」Nobles。貴族是講氣質、修養、學識,學識只是表,進一步就是要接近於西式大學初始之修道院所授之神學云之靈性,以近於「道」(上帝) 。此點與中國傳統一向追求之 讀書志於道以為聖賢,聖賢德配於天之理,完全相通。可是,功利主義與貪心政權,扭曲了大學教育制度的本義,將職業訓練、知識運用,混進了大學中更將之成為主⋯⋯導,如是者,如將人作面粉「打餅印」的塑造出來,就是現代大學生。餅印的餅沒有靈性,只為用──吃,喻即衣食住行。衣食住行以外,都不會。你動到他們的利益,和你火拼;禮讓、氣質、修養,無了。有的是學識,論文也會。

傳統之中式教育,是「讀書萬遍,其義自見」,一門專修後再博觀匯通,不會1-分拆研究、2-不會立一成心之題目,然後去張羅搜集資料,去支撐自己的成心觀點是對的,傳統絕對不會。因為,物是客觀的,不是我認為的;聖人經義,是智慧通宇宙,千古不變的,不是今日某君見此就是此;歷史也是。真學問要經過人生閱歷、磨練、反覆鑽研,非一朝幾年才有答案的,即不是一個學位、一篇論文就代表你有學問、就通。博士,只是搏人一視而已。如漢代讀書人,真是長久研一書、從一師、擇大師,才可成大賢。現比喻:如老木匠教徒弟,不是叫他找題目、研究木件、植物及弧度,而是用生活實踐,教他看鋸木、開料、接榫、磨光……日子久了,此徒弟雖一句理論也不會,但以後一有木料在身前,他立即會做!即是木匠師傅,傳此藝隨他一世,就叫一門深入;靈活變通地用,《易繫辭》叫「動而不括」。孔子也是這樣教學生,四代後出孟子,歷代以此身傳口授,賢人遞傳不止。

可是,現代大學教育制度,設了學位制,得了之人以為有榮耀,自滿即礙自求知,又寫完論文,以為自己必對,反己見者必以為愚及學識不足。此剛好就是一反「讀書萬遍,其義自見」之道,而是「率爾創見,羅辭護己」,築起層層高牆,防人,保衛自己的學術地位。這就恰恰破壞了自己的靈性,中國人叫「誠」,誠必謙,必受人信人;現代學術就是疑人、疑物、疑古,才去「研究」你。研究有得,斥駁他人,這個自斷智慧,怎會踏上聖路?學生從之,都是疑人疑物疑古,心不誠的。不誠難入聖域,何況人倫道德。 所以大學工作久、中學工作久的人,就會知道:最奸、最小器、最多手段、最貪名的人,就在教育界。這些人的學生,去了政治,政治黑暗;去了宗教,宗教昏庸;去了民間,百姓糊塗。實在,一大病痾,正在中國,乃至全世界沉積,就在錯行西式之大學學習方法!

唯一解救之法,指望下一代小童。就是有心人,交出自己的孩童,送予更有心的人,以傳統蒙學方法教育他們,如草堆中培育檀沉檜柏之苗,才可參天蔽日,供人休止取用,這就叫真正成材,聖賢之材。現在教育方法,學到只是知識、口齒伶俐,但心如草包,不會利物兼濟於天下。能知仁義忠恕倫常,才是中國人。要保種救國,就在今日!中國能自救之機,比西方多,因中國人祖先留下最多文明。 西哲羅素云:「近代中國歷諸劫難貧困,他日於吸收西方科技文明後,再回復其古代之文明而變革,即將成為世界另一人類之文藝復興!」信然。

昔日羅馬教會昏庸造成黑暗時代、燒毀古代書籍與滅古希臘、波斯、埃及之教育。剛好森嚴之伊斯蘭文化吸納兼保存了古希臘、波斯、埃及等古籍或文明,伊斯蘭軍臨歐洲,即反饋古文明予歐洲人,造成文藝復興。若今世俗人云之中國紅色政權森嚴,恰恰可能就是紅色政權將百毒之新西式文化、神化了(尼采云) 的東西擋著,讓中國當代人以為西方很好的東西,不能全吃。即只要中國他日一揚祖先的東西,復回古道,人文精神再加科學和國力,就不可估量!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是仁義加墨家兼愛與歐洲烏托拜思想,我們要重新看待和臻善它。世,會變;時亦會變。昔日不同今日,不可永存一壞念頭加予中國政府,否則就是不孝。你的父做得不好,你應去扶持他、勸勉他,言詞恭順,此是孝義,而不是去咒罵家人、我不是中國人。

要知中國一詞,代表民族血統、地域疆界、文化歷史、人民政權,四大義,嚴格說現任中國政權有四之三,你不能不知這是天意,一旦中國大地再將文化歷史復興接軌,世界凡有中國民族血統的人,不會愧稱中己是中國人!讓我們看一下鄧小平時代那句希望中國進步的話:「給中國一次機會,還世界一個奇跡!」錢穆曾說:「吾恐他日世界文化之歸趨,必以中國文化為宗主!」都不是假的。屆時,恨我已不在世上了,而精神永存,與古聖人同歸。

(錢穆、南懷謹、饒宗頤、牟宗三等當代學者,都是大師,但我斷百年之後,只有錢穆和南懷謹的文章及精神,還可存世被普遍讀誦。因為他們一生不用西式教育授徒、一意不染西方思想,志愛國家民族而孚用天下,即文通道,道是永恒的,不容扭曲的,依於永恒,必長存;文通學術,五代必萎。學儒家,絕不可依學術界被人稱為「新儒家」繼承者,為甚麼?道無古今,就在人倫和生活中,儒家不是學術,而是為人的真理。)

最新消息

 

問事改為 電郵預約(info@iching.hk),不須致電登記。只需在電郵題目寫「問事登記」,然後內文寫 姓名及電話 便可。月尾如卜到勝杯,便會致電通知。記得電話是31字頭。

 

 


六月份活動如下:

6月6日 14:00 《觀音-大悲懺》(不公開)

6月6日 16:00 - 17:00 派發聖水

6月20日 14:00 《易元課誦》(文昌大洞經及懺悔文)(不公開)

6月20日 16:00 - 17:00 派發聖水

6月27日 17:00 《威斗懺》(禮斗) - (不公開)

6月27日 19:00 - 20:00 派發聖水

文化講座 (暫停)

 

供請2021(辛丑)年聖燈及全年禮斗(已滿)

餘下 全年供花/供香/隨緣樂助/其他 等項目

 

 

詳情請留意 本觀活動時間表

***如活動前2小時八號風球或黑雨,則該項活動取消***

 

 

 

梁公隼講道:《道教如何修行》

大悲懺 - 懺悔文

其他連結

facebook.jpg

這裡即可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