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知識(文章)

《教育中有「道業」》  梁公隼  2018


教育中有「道業」,與「學術、知識」不同,未來真辦教育者須提升之,不宜只建學校,純授知識。古聖人講教育之網領,必推《易經‧蒙卦》、《禮記‧學記》,以及《尚書》君臣、長輩後輩之間對答的內容,它們為後世揭示出師道、教學心態、受教原因、教育過程的心法。

先師伯 列航飛,辦學六十年,他曾引其師 錢穆論教學,列老先生大概說:「老師為之職業,自有妍媸,好壞就在於用兩個標準去評他:一為『術業』,二為『課業』。『術業』就是此老師之學問基礎、有沒有高深技術、獨門專長,可教授給人。即文史的,你要精於本行,通於識辨,而且能有作品,表達到自己的水平,堪如木匠能刻木藝以示於人,否則人人也只是鋸木,便不成器了;木匠之上,是藝術家,此種『術業』之師,更少,而達於精神層次。所以,教育之基要有『職業訓練』,再上便要求『精神道德』,這就叫『道業』,道業是建築在『術業』之上的。師只有術,則如世上只有木匠粗工,欠了精神;如師於術(學問知識) 也達不到,則木不成器,家不成室了。有了『術業』做陰,還要『課業』做陽。甚麼叫『課業』呢?就是表達技巧、教學方法、溝通能力、攝注能力、交流能力、課堂管理、課程編排、批改技術等了。一句話,即怎樣好好的傳授給人。有些老師和學者,他們『術業』很好,但『課業』不足或一塌糊塗,這就令學生永遠學習不到老師的東西,原因只一:不孚。只有他自己說話,導送不到東西到他人的心。即學生永遠傻傻的做追隨者和聽眾,現代許多老師是此。另一方面,一些老師的『課業』很好,但『術業』欠佳,也相當普遍。如一些老師很會包裝講課內容,衣服容飾精美,但沒有高深內容,空空洞洞,或如一些補習社要如青樓穿戴,登相片在牆,供人點用,投消費者所好,這樣就『自屈其道』,師道不會存在。只要放下身段,反躬自省力學,仍有救藥。教師是要『術業』和『課業』共存,如太極陰陽,他便是好老師。」

列老先生引錢穆講到「道業」,其實「術業」和「課業」就是太極雙魚,「道業」就是雙魚中的兩點──陽明、厥陰。所謂「火從水生,妙合而出」,「道業」是教育的最高目標,也是「術業」和「課業」的更上一層樓。「道業」因何產生?這不能不明「道」。先要明《易經》,孔子解釋云:「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我們作人,「仁與義」,就是守人道的綱領,即怎正確地做人。用現代語,「仁」所涉的範疇,大凡:孝順、關懷、博愛、同情、同理、施捨、幫助、謙虛、禮讓、成全人、欣賞人、尊重人、和合人,乃至合和天地宇宙萬物……通通柔性的美德都統作「仁」,你說以上可以不算作教育的內容嗎?無奈地,現代教育,偏偏側重「術業」及當中的「職業訓練」,沒有教下一代「人道」、怎做人。而剛性的美德,稱「義」,用現代語,所涉的範疇,大凡:忠心、正確、合宜、正義、守規、守法、守信、廉恥、毅力、耐性、貞誠、堅忍、明是非、斷誘惑、堅志向、持之以恆……通通統合作「義」。「仁義」就是陰陽,陰陽就是天理,這是中國古聖人用簡單詞彙概括一切道德名相之教育傳統,而以儒家承傳此教育為大宗,大宗即教育做人的主脈。中國本土,乃至世界上也有其他教育,為何獨謂儒家傳統教育為大宗?因為,儒家傳統不是宗教神權教育,而是一種理性的人文文化。人類透過幾千年的歷史證明,神權宗教教育固好,而它因神道設教,若「創造論」及「本體論」不同,終會在「應用」上產生歧見及武力紛爭。四大文明古國,三者均不傳於後,三者只遺留宗教、三者均亡於宗教紛爭。只有中國文明文字尚存,而文明不是宗教。一切宗教入中國,都被包容起來,融入中華文明之體,這個「漢化」過程,就是《論語》講的「入於中國則中國之」,即長城只是皮,皮破了,血流動運化之,就如中醫云「中氣旋轉」,這個「中氣」就是中華文明從 伏羲氏始,至 軒轅黃帝統天下九州,由《易》中得到的治國治人治心的智慧,由 孔子統整出來的傳統教育;其離不開五常仁義禮智信,由天地宇宙的陰陽四時、五斗三垣運作的「自然性」中,透過象數落到人倫關係的「社會性」中,此天人相應的過程,中華文明全不用宗教神話表達,而用《易》的符號、數字表達:太極兩儀四象、河圖洛書,從無字之象數再成有字的經典 (如現代電腦、電訊、工業、數碼,也用數字打出形狀和顯示道理意念),隨著科學愈進步,愈見《易》理不違反之而契合物理,如星系引力、基因扭旋、細胞分裂等,都不悖之,當世界各宗教創世神話都被科學否定時,《易》理仍屹立不倒。而中國古聖人不止合科學物理,更明白科學物理之自然性完全是重疊著人心、人體和人倫的,此種天人相應之理之發現,只有中華文明能發揮之,而以象數得到天理。所以,中國古人是最早用數字以代意的,意成數、數成象、象成辭、辭成理,得到理,你才叫完成教育。所以古代即使有盤古、女媧等神話,中國人不當是教育及文化的主流,而以道德、人文教育為主流。所以神道設教宗教,在中國文化中沒有大市場,但能包容信受之。一切宗教之云天、神、真、聖、佛之教育,都契合儒家思想。

道家與大乘佛法,因最契合《易》理,講到心性、天理,「清靜」、「寂一」、「氣化」、「空無」、「圓頓」,全契合「絜靜精微」、「五常倫理」,而且道家與大乘,沒有神話式創造論,不違反《易》宇宙本體論,所以與儒家思想能融和貫通,一拍即合。不明不信者,只是智力未通。故南懷瑾亦云:「儒道佛三家,唐宋以後成為中國文化的代表,佛家講明心見性,儒家叫存心養性,道家叫修心煉性,所以心性問題是中國文化的中心。」前云中國傳統教育中,老師應承有的「道業」,就是儒家的仁義等五常倫理教育,乃至釋道之心性內容。雖云中國上古不傳宗教於後,其實《易》理都是一種宗教,而古人就叫 王教,即 古聖人教育!

古聖人教育,有儒家的四書作入門,再可進窺經典之域。四書之前,就是蒙學。而儒家修得好,道與釋,你才會有碩基而上,否則空談。當世,就是要重弘儒家思想,重建倫理道德,中華文明才會全面復興,復興就要靠有「道」之師,而非學術、技術之師。所以,一旦仍沿用西式大學、小學教育、寫論文方式訓練中國人,絕對不會出現中華文明,這個要清清楚楚明白,中華古文明人不是由西方文明遺產訓練出來的。

十二省共推尊傳統教育法
我的家族,由宋代始,出了三位進士、一位狀元,子孫全部是文人兼農民身份。你未讀好書,藏在民間,如《蒙》卦二爻居田位,你智力德能有長,二、五相交,上升為輔臣,這就是修身而為國之教育。所以古代人普遍知道,書齋老師,會考科舉,一登即成大人,輔助君王治國,即老師、教育者在中華文化的傳統,位置很高,他的擢動性很高,他們是「輔助王教」,所以,《書經》云:「念終始典於學」、《禮記》云:「建國君民,教學為先。」、《易大象》云:「君子以經綸。」無奈,現代教師,地位卑微至極,甚至成為一種商業品,則王教何存?

我以前不明經典,初中時看見班主任之辛勞卑微,心想:若我他日做老師,真人生之至慘、一生之被愚弄。恰巧,我從小便喜文史宗哲,受長輩教育,剛與現代西式的教育內容不齊致相同,但並修之。而至2003年沙士期間,百業蕭條,只有教師尚有出路,我便由編輯改行為教師,踏上艱辛之途。因我初不明人事及「術業」與「課業」之平衡,屢屢招「術業」不足之同事所忌及以「課業」攻擊之,所以常有「屈賈誼於長沙」之感,作事未發全力,因做甚麼都會被讒被貶損。幾年後,寫成《述懷賦》,用隔句雙韻駢體為序,騷體為賦,以抒襟懷。約在2006或07年左右,中文大學教育學院,找了香港56間Band1中學中文老師共數百人,共同教一內容並錄像,那時同事很畏懼,因為要公開,教不好會失禮被笑,甚至掉了工作。而我最地位卑微,被推出來示範,結果,56間Band1中學的數百老師,選了我作最佳中文教育課堂。

之後,我轉了另一學校任教,是2009或10年,已任較高職位。那年香港教育局,與中國內地教育部門合作做交流計劃。中國最多中小學的十二個省,每省選出一個頂尖中文科代表老師,來香港駐校半年,與香港老師共事共教,可謂猛龍過江;而香港則選十二間Band1中學,中選十二位老師,拍製普通話教中文教學課堂,供中國十二省代表老師評選及指導。這個計劃,真的嚇壞人,壓力極大。同樣,當年亦推給我做。我心想,中國大陸的教育,肯定嚴肅、規條性大於香港,香港靈活性大但中文科必遜於大陸,而兩者共通點,就是均為現代西式教學法,我若沿此,必不及而受諸多批評。於是,索性就用最老最土的書齋式教法,在半年內,教一班中一學生,立詩意,畫圖畫、做新詩,再化成文言句,再縮成古詩,中途要高聲誦唐詩、學選好的《文心雕龍》做評自己作品的尺。到最後一天,氣氛森嚴,課室中集合了十二省代表、校長、科主任及三位老師、三位政府教育官員,因為小班才夠坐位。我順暢地表面用西式技巧,實之前全是舊基礎,隨便設一題目,學生也能作到詩出來,且用《文心雕龍》之義瘠辭肥來評那裡好壞,令觀看者大吃一驚。後來,十二省代表選了此課堂是香港最好的教育法,全未見過,深表讚嘆。我心想,其實就是老祖宗的東西了,香港根本無此教育法及理念。他們走後,又變回玩和考試求分數了。後來,香港的幾位教育官員,反批評我評論新文學觀點不正確,不能進入教育局,所以便相睽而散,反正我不喜做官,香港的教育官員受西式教育,胸襟見識,比中國的還要窄、還要執,只有西洋學位。

之後,我亦因事離開教育界,投身宗教,原來人,敬畏信受「道長」的話,不信「老師」的話。可能神道設教,就是文人的退路,想起張良和陶弘景,本身都是儒生,終修道去了。所以現在人們有禮的,都稱我做「梁老師」,不是拜我為師,而是稱我的原來職業。

未來,我可能由宗教,又投身回教育,去深山教授國學,真正的國學,全無一點西化。學生要用毛筆、要學詩詞歌賦、經史子集;從古文觀止到群書治要。學生聽聞至低要背誦到全本論語或孟子,才可入學,不可用手機及不看電視電影,基本上和我一樣,真是非常有清福者,他才可來到此境。希望未來,會有一些古人,重現中國。

讀書人要志心聖賢之道,將睿智明於天理,將名利放於浮雲,求真之學問,以省己照人,一旦少有明機,應保節養正,力學不斷,期將先聖之道,披宣天下,使萬世得利,此即為盡孝於祖宗,而存忠於家國矣。孟子曰「世臣」,即能傳承先聖傳統的中國人了,真中國人愈多,偉大之中華文化必復。

 

 

最新消息

 

問事改為 電郵預約(info@iching.hk),不須致電登記。只需在電郵題目寫「問事登記」,然後內文寫 姓名及電話 便可。月尾如卜到勝杯,便會致電通知。記得電話是31字頭。

 

 


六月份活動如下:

6月6日 14:00 《觀音-大悲懺》(不公開)

6月6日 16:00 - 17:00 派發聖水

6月20日 14:00 《易元課誦》(文昌大洞經及懺悔文)(不公開)

6月20日 16:00 - 17:00 派發聖水

6月27日 17:00 《威斗懺》(禮斗) - (不公開)

6月27日 19:00 - 20:00 派發聖水

文化講座 (暫停)

 

供請2021(辛丑)年聖燈及全年禮斗(已滿)

餘下 全年供花/供香/隨緣樂助/其他 等項目

 

 

詳情請留意 本觀活動時間表

***如活動前2小時八號風球或黑雨,則該項活動取消***

 

 

 

梁公隼講道:《道教如何修行》

大悲懺 - 懺悔文

其他連結

facebook.jpg

這裡即可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