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知識(文章)

《南懷瑾是誰?一位真讀通古書的人》 梁公隼 2018

 

有人說,南懷瑾講禪,他肯定是佛家,但他無出家;有人說,南懷瑾講《老》《莊》,他肯定是道家,但他無穿道袍;有人說,南懷瑾講《論》《孟》,他肯定是儒家,但他言鬼神輪回;有人說,南懷瑾是學者,他肯定是國學大師,但他沒有學位。亦有人說,南懷瑾是政治人物,他肯定是貪權,但他沒有官位。論南老,可謂不能執一端,仿若「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實一句贊之,南懷瑾就是一位真正讀通古書的人!

他言佛可以貫道,論道可以通儒,為儒可至仙佛,於學術中能昇華,於宗教中能匯通,一切書本理論通明之而通棄之,令人信古、令人更上一層樓的,就是南懷瑾了。破去一切宗教之名相形式,留下的共通點只有一字:道。南懷瑾就是見道之人了。世間習哲學、國學、文史、佛學、醫學的人多嗎?多,仿若星塵。其中能背、能言、教授、博士者亦不知凡幾,但能文者未必能言、能言者未必能信、為學術者未必通竅開悟、居中國者未必為中國人,這就是所謂 讀書通不通到心,明不明到大義真理的問題。你讀中國之古書,通到古人的心,與傳統一致溝貫,才是中國人中國心;你聞習宗教之修煉,達到功夫成片,印證到聖賢的真實不虛、穿越三維空間之超科學範圍,就是真科學。所以,說到此,自謂有學位學術的鄙視他無、自謂有科學的鄙視他無、自謂佛教的詆貶他道、自謂純儒的斥諷他迷信……這就是「處眾人之所惡」,因為眾人能真讀通經書的絕對不多,世上不超過十人,但讀書人多不勝數。

南老與一般學者,最不同處,就是「信古」、「實踐」。如世人多聞 饒宗頤,少聞南懷瑾,尤其香港,實饒之於南,仿若夜燭之於明星。為何如此?!為中國文化,因一字而成天淵之別,就是──誠。誠必一,一必信,信必孚,孚必化,化必大。你不信古,去研究它、疑惑它、比較它、判斷它、創改它,你得到的就不是古聖賢的東西了,那是學術的東西,知識的的東西,不是智慧和開悟。莊子謂「有真人而後有真知」,南懷瑾就是近代的真人。我們要學他的,不是他的書,而是他的治學精神──信古親證。我大膽云饒公不及南老,則世之研習學術者,又豈及得上饒公?這就是中國文化、真中國古文化斷層無繼的悲哀。原因也只一項:讀書方法錯誤了,用了西式的論文研究法去讀書!我們要知道,普遍出現及認同的東西,未必就是合理及是真理。

中國人講誠,自古專治一經一典一事一業後,去匯通它,這叫「讀書萬遍,其義自見」;現代人武斷又博而不精,心不信古,反之是「讀書一遍,其義自建」,自設立場寫文,不是為見道明真理而為,這就是現代西式教育出不了饒公,況及南老的主因。

你好像很熟悉南懷瑾?錯。我從無看過他的書。我只在網上讀過他的幾篇文章。幾篇文章也可知其人嗎?可。因為心通必有慧見,行文即是印心,觀文即可觀心。他的道理通,肯定不是普通人物。尤其對中醫的古治法最清晰。我們中國,就是最欠缺真讀通書人和匯通的人。

南懷瑾有弟子傳人嗎?有,但隨他十多年的門人云,他親說:在香港只有兩個弟子,一位姓彭,一位姓馬,為夫妻,與南老為鄰。那其他自稱南老弟子的是甚麼呢?答:不好說,也不易說。世俗有一語叫自以為是,南老晚年在太湖旁講學,凡作聽眾的,萬人都可自稱南門弟子了,即南老可能連他們姓甚麼也不知道,但用A4紙寫字勉勵求教者,何況有一詞叫攀緣呢。當然彭馬以外之南門弟子,肯定不會年青了,及肯定不會為人看風水賺術數錢,這點要明。南懷瑾有一善處就是不居位、不以大師自居、不叫人稱他師父,凡有大學給他榮譽博士學位,他一概推辭,這就叫「名者實之賓」。為真道,不汲汲營營於名利。我看過彭氏為人寫一書序,內容謙謹豐沛,仍云不認識古學,可見南老師,為人肯定亦謙厚博學。孔子曾云:「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這是對真假文人與正邪國學之最大注腳。

我們知道,大陸在文革時乃至當世,仍不許書館有言鬼神、輪回、因果的書的,除了《西遊記》,因人們當它是小說故事,實吳承恩是一入道全真派的在家居士,他把因果報應、六道輪回的宇宙真相變成故事,流入民間,這叫「百姓日用而不知」。同樣地,你去大陸任何國營新華書店,都見有「南懷瑾專櫃」,南書,就偏偏異於一般哲學及宗教書,他對你說有輪回、有因果、有空間、有鬼神,要積德行善、要敬愛自然、要懺悔躬省……恰如沙漠中的珍泉。為何南懷瑾有此殊恩?答:於國有功。他曾與趙樸初等愛國文人,籌組兩岸交流,為中華民族的團結統一作過大貢獻。南老摒除政治之見,以中華民族之遠大復興作籌劃,殊為真中國人。古人云:「擒文必在緯軍國,負重必在任棟樑」(文心雕龍),以玆形容南懷瑾之文化事業,最為貼切!

讀書人,要有四種業:學業、家業、事業、道業。知識學問以辨是非、謀生計謂之學業;倫理道德以安人事、奠族群謂之家業;工作資養以通財利、益邦國謂之事業;明慧真修以證妙道、繼聖賢謂之道業。一般人有一至三業,已叫了不起了,而況道業之成呢?所謂取法乎上謹得乎中,取法乎中謹得乎下,取法乎下斯在更下,南老就是做給人看有中上之人,有上上之學,不求表學術而求明慧之真讀書人。信他即使在世及生時知他者,都不會說我語之妄誕呢。而南老之上,還有人嗎?有。但不是此文之內容了。誠必一,一必孚,孚必化,化必大,我們不求二,得一可知二,二以知三,三便通一切法了。總不離開一字──誠。

聽聞香港政府將在 南老生前對面的住宅供慈善機構申請保育營運,而如不能給 南懷瑾記念中心 投得,真是傷盡香港人的心、淒盡中國人的涼了。

大陸近年亦流行看南老的書,連風水師也自稱南門弟子。我們要明一項:現實及南本人也不搞個人迷信,我們只取其風骨及精神,否則便又迷起來了。我們便是因對賢人的尊敬,而被自稱南的僞弟子所惑的,無奈現實就是取中道及明大義者少呢。撇盡世間榮毁以觀其人,留取真心明慧以通其志,才是真認識一人。《易‧文言》云:「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辭是由肺腑流露的,不是創作、嘩眾取寵的,要由明道立德後吐出的,你才是真學問家。若不回復古典教育方法,南懷瑾之後,可能再無第二人了。

 

 

 

最新消息

 

問事改為 電郵預約(info@iching.hk),不須致電登記。只需在電郵題目寫「問事登記」,然後內文寫 姓名及電話 便可。月尾如卜到勝杯,便會致電通知。記得電話是31字頭。

 

 


六月份活動如下:

6月6日 14:00 《觀音-大悲懺》(不公開)

6月6日 16:00 - 17:00 派發聖水

6月20日 14:00 《易元課誦》(文昌大洞經及懺悔文)(不公開)

6月20日 16:00 - 17:00 派發聖水

6月27日 17:00 《威斗懺》(禮斗) - (不公開)

6月27日 19:00 - 20:00 派發聖水

文化講座 (暫停)

 

供請2021(辛丑)年聖燈及全年禮斗(已滿)

餘下 全年供花/供香/隨緣樂助/其他 等項目

 

 

詳情請留意 本觀活動時間表

***如活動前2小時八號風球或黑雨,則該項活動取消***

 

 

 

梁公隼講道:《道教如何修行》

大悲懺 - 懺悔文

其他連結

facebook.jpg

這裡即可與好友分享!